關於部落格
我跟我自己的故事
  • 901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 十八歲日本少女進香團 (上)@@

故事要先交代一個角色,就是我那個來台灣做研究的博士班日本朋友,萩原豪。半年前,他在日本幫一位即將臨盆的高中老師代班,所以搖身變成一個女子高中的老師。留著大鬍子的他,在第一天上班時,就被駐校警衛擋在校門外…。不是我要說,他長得實在不像是一個老師的樣子,更不像是女子高中的老師,反而像是要潛入校園的不良份子…。 不講那個了,反正他也已經代班了一段時間了,教的第一批高三生也在今年的三月畢業了。 在一開始很害怕會被女子高中生欺負的萩原,後來果然被欺負了。幾個比較黏他的女學生,得知他在畢業典禮之後要來台灣的立法院做調查,就吵著要跟他來台灣玩。當初我也是只是聽他隨口說起這件事情,沒想到這隻大髯小白兔這次來台,還真的從日本帶了幾隻台灣男生只能在錄影帶中看到的日本高中女生來…。 昨天,我不預期地接到萩原的電話。這個日本人一開口就是用一種不知道在高興什麼的語氣說他已經到台灣了。 我先是停頓了一下,然後問他,你跟我講這個做什麼…。我並不是很關心你到底有沒有來台灣,我比較在意的是你說的那幾個十八歲少女到底有沒有來…。有啊~有啊~,萩原用一種不明確的暗示性語氣說著。(暗示性語氣,正確的解構方式是 “暗示性”+ “語氣”,而不是 “暗示”+ “性” + “語氣”…。要注意喔。)而在得知萩原帶他們去的第一個景點是萬華龍山寺之後,我就決定叫他們為十八歲日本少女進香團…。 這一行五個小女孩,長的各有特色,卻又一樣散發著少女初長成的青澀。當中有兩個個子小小胖胖的雙胞胎,還像是小學生似的,各抱著一杯果汁,看著萬華夜市的殺蛇表演,驚叫著好噁心,叫累了就喝個兩口果汁,然後繼續的害怕著。(這五個人分別叫做山本由比、龍光寺梓、小松尚代、大塚愛、大塚惠。剛從學習院女子高等科畢業) 而看著他們還帶著稚氣的臉龐,我才強烈的意識到…我老了…。原來十八歲的青春是這樣的鮮嫩啊…。想我曾經也是鮮美多汁的十八少年郎,只是在無情的歲月折騰下,已經不復當年的肥美了…。唉…我現在已經是個成熟的男人了…,接下來的,就是要瓜熟蒂落了。(這個時候,將畫面帶到一朵盛開的花,然後整個花掉下來…。)再轉頭看看萩原豪…,喔…他這朵花已經掉在地上很久了,都已經分解變成肥料了…。 說起來慚愧,說到萬華夜市,萩原比我還要熟。他總是知道哪一家的東西比較好吃,哪一家的東西比較便宜。而最讓我詫異的是,他會突然在逛夜市的時候告訴我,這家賣衣服的店,以前是賣牛排的。 夜市繞行的活動進行到最後,萩原說要帶這五個女娃兒去做腳底按摩。而一路上沒有什麼說話的我,也在這個時候開始成為幾個女孩的話題焦點。(奇怪…我長得像腳底穴道圖嗎…?) 喂,志明,他們想問你有沒有女朋友? 喂!志明,他們問你身高幾公分? 喂!志明,他們想問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 被迫擔任翻譯的萩原大聲的問著。 我看了看時間,在心中記錄了一下…。花15分鐘,我僅用酷帥的外型引起了女孩們的注意。(雖然在心裡有點偷偷的開心,但…心中還是有個疑問隱約浮現,如果真的酷帥,為什麼還要花15分鐘呢?為什麼,為什麼…突然開始追求完美的我嚴厲地問自己…。) 我跟萩原邊聊邊走著,幾個日本女高校生緊跟在後,我們來到了一家腳底按摩的店家。老闆用流利的日文跟大家說明著流程,而沒有打算要做腳底按摩的我則是坐在一旁等著。幾個不會講日文按摩師父一字排開之後,開始按摩。幾個覺得很痛的女孩用日文問萩原會不會痛,這個裝堅強的大鬍子淺笑著說不會不會。這個時候我站了起來,用台語跟師父說,他說不會痛…,所以師父你可以用力一點…。然後就看到萩原痛苦的捲成麻花捲狀…。 師父發現我會講台語時驚為天人,馬上對我產生很大的興趣。不過,我大概知道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他一邊工作一邊用台語問我,你會講台語喔? 對啊~。(我心想,他一定是把我當成日本人了…) 啊你的台語怎麼會這麼會講? 喔,因為我爸爸我媽媽平常都講台語。(這下子好了,他大概把我當成日僑了) 啊那你是在日本的哪裡出生的? 喔,我不是在日本出生的…。 喔!那所以你是小時候過去日本的?反應快如閃電的師父馬上想到第二種情況…。 不是,我在台灣長大的…。(好了,你就不要再猜了,我直接講答案就好了) 嗯…,那你爸爸是日本人,還是媽媽是日本人?師父還是不放棄的問…。 都不是…,都是台灣人…。 這個時候,大家都靜默了下來…,只聽到外面蛇販叫著吃蛇睪丸會變成超級賽亞人的叫喊聲…。 好…那你告訴我,你幹嘛要假裝成日本人?師父好氣沒氣的問…。我呆了一下,才回過神來說,沒辦法…我天生就長這個樣子,我也不是故意的。 按摩結束了,我們搭著捷運離開萬華。我跟萩原還是聊個沒完,幾個女生跟在後面也講個不停。從女孩們的談話中,我大概知道這幾個女生好像幫我取了一個叫做 “Ikemen” 的代稱,不過我不是很清楚是什麼意思。在照相的時候,還不時的可以聽到他們說要和 Ikemen 照相。走路的時候,也聽到他們推鬧的說想要跟 Ikemen 走在一起。要不然就是感嘆的說,啊~我一定會好好的學英文跟中文,這樣就可以跟 Ikemen溝通了。(奇怪…平時日文講的七零八落的我,在偷聽別人講話的時候,日文程度就突然變好了…。人類的求生意志果然是可以激發出無限潛力。) 雖然我不是很清楚這個代稱的意思,不過,我想應該是好的意思吧…。就在這個時候,萩原用一種受到不公平待遇的可憐表情湊到我身邊…。你知道 Ikemen 的意思嗎?(原來這個人也是一直注意女孩們在講些什麼…。)他語氣平緩而無力…。Ikemen 就是帥哥的意思,他不甘願的嘟噥著。接著還鬧脾氣說,我明天不要帶他們去故宮博物院了,你帶他們去就好了,他們現在已經不需要我了。 我回頭看了一下女孩們,然後跟萩原說,好吧…那你明天就休息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